意甲

玉羽仙妖 第十八章 三生石下,姻缘线

2020-02-14 08:56: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玉羽仙妖 第十八章 三生石下,姻缘线

秦烈深吸了口气,转头回望间,纠缠不去的诡异红色已然褪去,弱水平静无波,再也没有众鬼魂凄厉而撕裂的悲鸣,没有黑白无常两鬼差可怖而丑陋的脸孔,没有半空中凌乱而破碎的灵魂,那些人间地狱的真实触感,似乎一下子消失了一般。

秦烈的头还是昏昏沉沉,这弱水再次变回湛蓝色的大海模样,靠近海岸的部分,被柔和的光泽,晕染的如同镀了一层金子,那些美丽的人鱼,手挽着手,相互依偎着,冲着秦烈开心的笑,那笑声轻灵如天籁流转不去。

秦烈有些醉了,难不成这里不是冥界,不是修罗地府,反倒是仙境了?

如此想着,不觉得的打了个激灵,莫不是又是幻象?

“你看的是幻象,也不算幻象!”有一懒洋洋的声音自身后传来,秦烈身体突然僵硬起来,真是见了鬼了,这人说话的声音,怎么这样像自己。

他转过身来,却见一大红仙衣的男子,正歪歪斜斜的靠在一张躺椅之上。墨黑的眸子,半张着,卷曲的睫毛,微微的眯着,满头墨发间隐约可见红色的毛发。

秦烈似是看傻了一般,一手指了指红衣男子,一手指了指自己,那男子懒洋洋的起身。缓步来到秦烈的面前,上上下下将秦烈打量个遍,边打量边啧啧道“想不到这一世,我居然是这副样子的!”

“你,你是谁?”

“我?”红衣男子指了指自己的脸“我就是你啊!”

“什么意思?”

“你看,那里写着什么?”红衣男子一指秦烈的身后,秦烈诧异转身,便是这人不让他转身,他也不想照镜子似得看着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这种感觉太怪异了。

目前的海水正在处于退潮期,沙滩上渐渐有些小鱼小虾,没来得及逃走。甚而有些小螃蟹,拼命的朝岩石的缝隙内钻去。

“这也没有什么”秦烈转过头来寻找红衣男子。可身后却空无一人,倒是那张躺椅孤零零的放置在沙滩的一侧,还在微微晃动,预示着他的主人刚刚离去。

秦烈暗的骂了一句,果然是鬼魂所在之地,也不按照常理出牌,莫不是那鬼差又想出什么损招要我回去投胎吧,绝对不行。烟萝命悬一线,自己绝不能出半点差错。

正想着右肩上似乎出现了一只手,秦烈迅捷出招,反旋身,冲着来人就是重重的一掌。

没有任何触感,秦烈抬头那双墨黑色的眸子在距离他鼻子的部位,他的整个右手,已穿过红衣男子的胸膛,秦烈眼见着自己的手掌在红衣男子的后背穿出。

“你是幻象?”

红衣男子笑了笑“你现在信了?我不是幻象!”

秦烈将手抵在双膝之上,深呼了口气。这才直起身来,红衣男子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

“这是地府?”

“是!”

秦烈一指身后“弱水?”

红衣男子点了点头道“忘川河,弱水三千。没有几个人能够毫发无伤的突围!”

“那是因为,他们不敢喝这弱水!”秦烈不屑的道。

红衣男子点了点头“人总喜欢活在过去的梦里,不肯醒来,你今日看到的皆是虚像,除了我?”

“你?”秦烈半信半疑的盯着红衣男子好半天“忘川河,弱水,三生石畔,你就是我,那么我是谁?”

“你。你的前世也就是我,乃是九天之上帝皇宫天帝坐下--月老上仙是也。掌管三界六道的姻缘轮回,一根红绳。扯出万千生灵的命运!”

秦烈听的津津有味“月老上仙?你必是那判官遣来迷惑我的,跟你说,小爷不吃这套!”

红衣男子,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你不信,这也正常,我也没想到这一世,我会是你现在这个样子!”

“喂,我什么样子,很给你丢人吗,靠,我什么样跟你没关系,记住了吗。小爷便是长安城最风流倜傥”秦烈刚刚说道这儿

红衣男子已接过话头“最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猎妖师-秦烈!对吧?!”红衣男子嘴角扬起一抹戏谑的笑。

“你怎么知道?”秦烈的嘴兀自张成o型。

“呃,上一世的我,便是这九天之上,最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月老上仙!”

“喂,你别学我的!”秦烈不满的撇了撇嘴。

红衣男子嘴角的戏谑还未褪去“孺子可教也!”

“你又在说什么?告诉你,管你是仙是魔,小爷都不怕你!”

红衣男子摇了摇头,轻声道“烟萝啊烟萝,真是不知,你会不会喜欢这走了一半的姻缘?”

秦烈还想说什么,红衣男子突然消失,连同躺椅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烈还站在弱水岸边,沙滩之上,只能听到海水拍击岩石发出的击打声响。

难道是梦,还是幻象?秦烈冲着弱水大声吼道“是谁在耍小爷!出来,小爷不怕你!”声音折叠着回转。

却没有任何回应,秦烈负气的一屁股坐在沙滩之上,有温暖的光,自弱水之上无声的流泻在秦烈的身上,秦烈突然看见,那湛蓝的海水与天际相交的部分,有两个大字,倒立着,时有时无,是那温暖的光的源头。

秦烈弯下身体,自两腿之间看过去,那五色流光中时有时无的两个字,倒立在海天之外“忘川!”

“真的是忘川河,原来弱水与忘川河一脉相承,只是奇怪,此处也算地府的一部分,怎就没见到半个鬼差。”

“三生石,对了,幽魂草便生在三生石畔,师傅以前讲过,那地府虽是所有煞气之所在,却也是三界魂灵最最向往之地。缘牵三生。有情的无论是人,是鬼,是妖。有机会定然希望到这三生石处,找一下自己的名字。当然那只是最美好的向往而已。”

自己呢,活了二十几年,却是不知情为何物,不该来的来了,不该去的去了,人生啊,就是这般变化无常。

怎么矫情起来,莫不是受这忘川河水的影响。才会如此多愁善感。

秦烈觉得停止伤感,他从来都是打不死的秦烈,从前师傅交代的任务有多艰难,多危险,他都能顺利过关。

这一次,他也一定会。他还没有真正尝过爱情的滋味,与烟萝,不过逢场作戏罢了,若是能出去,他一定认真把她追到手里。

想到此处。秦烈的心却沉静下来。

将忘川河水,远远的甩在身后,沿着一望无际的沙滩。朝上游攀岩而上。

一路上再没有鬼差拦路,也听不到鬼哭狼嚎,这里似跟地府隔离了一般。

秦烈找到三生石,几乎不费吹灰之力,这让他很是意外,不管怎样,那幽魂草也算是冥界的至宝之一,得有多少妖魔鬼怪,成天惦记啊!居然无人把守。

一直到。那高高矗立在眼前的神石现在眼前,秦烈这才疑惑顿消。他将头仰到最大幅度。却也没看到神石的尽头,那石头似乎消失在头顶的那片云霞之间。

秦烈揉了揉微酸的脖子。靠近被彩霞环绕的神石。一行细小的字迹若隐若现“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论。惭愧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姻缘恐断肠。吴越山川寻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塘。”

秦烈朗声读着,却不解其意,不觉得摇了摇头,耳畔再次响起熟悉的声音“那是人界一位才子所书,原本是为感念人与人之间的孺慕之情,倒是人间有情。后期便成了男女相互婚恋的一种象征!”

“你!”秦烈再次看到穿着一身红衣的自己,一肚子的火正没处发呢“你怎么又来了,在此处装神弄鬼的。可知这里到处是鬼怪,抢了鬼差的活计,他们可能放过你?!”

红衣自鼻孔发出一声轻哼“这三生石虽在冥界,却是与冥界平行存在。互不干扰。况且,是灵石引来的有缘人,鬼差又怎会加害!”

“灵石引路?我看是你引诱我到此处的吧!”秦烈一脸的不忿。

“你先别着恼,你不是在找幽魂草吗?待你帮我一个忙,我便告诉你幽魂草所在之地!”

“就看你能玩儿出什么花样来,说吧,什么忙?”

“前世我在三生石畔留下一样东西,这样东西非常重要,关系到三界六道的安稳,断然不可落到妖魔和阎王的手中!”

“既然不想落在他们手中,怎可放到冥界来!”

“三生神石,只载有缘人,不是所有人都能抵达此处!”红衣男子墨黑色的眸子亮了一下。

秦烈点点头“看在你和我一样帅的份上,便应了你吧!”

红衣男子嘴角清扬“好,那来把!”

“来?来什么?”秦烈看着红衣男子脸上的戏谑越来越明显,有点心里没底的朝后退了一步

“你,你想做什么,告诉你,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红衣男子一头黑线“你若想神石帮助你,必须让他熟悉你,来,把手放在神石之上。

红衣男子语气柔和,在秦烈看来,怎么都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神石之上一层仙气荡开,秦烈却意外的没有被仙气所伤,反而有种莫名的熟悉之感在心底升腾。

他按照红衣男子的指示,将手放在神石的一处凹陷处,手刚刚放上去,却再也抽不回来,对方似一只无穷力量的手掌紧紧的包裹着秦烈的右手。

秦烈跳着脚“混蛋,你骗我!”

红衣男子远远飘开“我也只能陪你到此处了,后面的事情,全靠你了”话毕,身影却隐入神石之内。

秦烈只觉得手掌似被一张满是钢铁的手掌所钳制,剧痛无比,他头顶的汗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只觉得眼前一片金光散开,强光之下,秦烈紧闭双眸,待那亮光渐渐淡下去,神石黝黑的石身之上,现出几行小字来!”

“秦烈,猎妖师,五年前雨夜横死,乃借月老之力,借尸还魂!”

“第一世,九天之上结前缘,命途多舛生幽怨!”

“第二世,啼笑因缘前生定,错牵红绳枉断肠!”

“第三生,原是比翼双飞鸟,毁天灭地续缘难!”

钳制秦烈的力量已然消失,神石突然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秦烈今生与你缘牵一线之人,却是与你有三世情缘,只是命途多舛,因你上一世错牵姻缘,打破三界平衡,故而上天给你的惩罚,你与她虽是情深,终究缘浅”

“这一世,若是遇见,便好好珍惜吧,好日子不多了!”

“你便是三生石的原魂?”秦烈的心里突然砰砰跳了起来,他很想知道,那个与自己情缘深重的到底是谁?

神石身体微微颤动,算作回答“这三世箴言,你且记住,莫要忘却!”

秦烈点了点头“石尊大人,秦烈想要看看那人的名字?”

神石再叹一声“都是世间痴男怨女,无论身化何物,终究躲不过贪嗔痴怒,爱恨情仇,罢了,小老儿看遍世间情仇,本以为是大彻大悟,却未知看到你们这对天作之和,如此命格,也是心酸。若是那前世,你没有擅自改了那女子的姻缘,今生又岂会如此坎坷!”

“石尊大人,您在说什么啊,秦烈不懂啊!”

“你不懂,我带你看!”说着那神石,金光化开,似有一只温柔的手掌抚摸在秦烈的额头。

秦烈只觉得脑海中似有更多的影像,相互追逐。

云雾氤氲的仙界,大红仙衣的月老墨瞳,扶着昏睡的羽妖烟萝,幽幽叹了一声,手已放在烟萝的脖颈之上,一道纤细的大红色红绳,一闪便没入羽妖烟萝的脖颈之内。

秦烈似能体会到月老当时的心情一般,只觉得无限苍凉和心酸,怀中这个让自己无限爱怜的羽妖,不得已他将她的姻缘断开。

牵给谁了?秦烈很是好奇,心里却与月老一起难过起来。

月老殿内,烟萝迷醉的抱着白衣飘然的子逸上仙,口中无限仰慕和相思之意,子逸的手流连在烟萝的脸上,殿外是月老对酒独酌的寂寥影子。

场景转换在长安醉花楼,深情拥吻的两人,清脆而响亮的耳光,羽妖烟萝惊世一舞,落花无言。

烟花深处,琴箫和鸣,霓裳羽衣一曲,散尽情缘,月老无限柔情以仅剩的法力为烟萝变出一只虚幻的小人,只为博她一笑。

仙身尽失,金沙盘旋不去,烟萝撕心裂肺的痛哭,东华匆忙封闭的记忆。

这种种的种种,似真实发生一般,秦烈眼角一滴泪,毫无知觉的划过,他下意识的抹了一把脸。

灵石之上的声音再次传来,打断了秦烈的回忆“世人皆道情之苦楚,最难消受便是有情无缘,秦烈,今生的你,已不同前世,不再是上仙之体,你若强行与她在一起,必会给两人带来更多的灾祸,她的姻缘是你前世错牵”

“她今世的命格,也因你前世的一念之间,而全部反转!”

“石尊大人,她是妖,我是猎妖师,我们今生的立场,难道也是我前世造成!”

神石再叹一口气道“天机不可泄露,此生,你虽无缘与她在一起,缘分使然你们也不能相离!”

秦烈一头雾水“这又是何意?”

“本尊只能说这么多,路还要靠你自己走下去!”话毕神石再次金光一片,秦烈下意识的闭上双眼。

只觉得身体似在无名之力的导引之下,迅速移动,他想张开眼,眼皮似黏住了一般

,索性随着莫名之力的索摆,再差也不过一死,又有何分别。(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