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重庆商场经历三月倒闭潮200万平米商业地

2019-10-09 22:07: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庆商场经历三月倒闭潮 200万平米商业地产过剩

  在业界的猜测声中,4月25日,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渝海地王广场正式签约。 而就在两天前,银太百货总裁朱海翔从上海赶到重庆,这一次他在解放碑签下了第二笔“大单”———4万平方米的银太百货重庆聚富店。 距离此店不足300米的地方,是银太百货早已拿下的恒通云鼎店,其经营面积也有4万平方米。另外,银太百货此前在江北龙湖北城天街签下的4万平方米卖场有望在年底开业。 3月底,重庆百货大楼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拟通过证券市场募集资金4亿元,启动重百南坪连锁商场、涪陵连锁商场、江津连锁商场和江北黄泥旁现代化货仓式配送中心等项目。 同样在3月,台湾超市巨头“好又多”再度出手不凡。与重庆一开发商签定协议,“吞下”江北区红旗河沟附近一楼盘1.5万平方米的面积,租期20年。 在百货业巨头忙碌的“圈地运动”背后,重庆商圈正在经历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和考验,面对还未从人们记忆中淡去的几起商场倒闭事件,大家不得不开始反思一个问题:快速扩张,重庆商圈的承重极限在那里?市场容量到底有多大? 三月倒闭潮 刚刚过去的3月,被视为重庆百货业的“严冬”。 2月26日,开业不到半年的重庆中商百货陷入经营僵局。其总经理宣为民被公司员工、供货商及联营商轮番“守候”。 3月1日上午,被众人严密“守候”了72小时的宣为民找机会溜之大吉。宣为民走后,当日中商办公区内便发生了哄抢事件,上千平方米的办公区内一片狼籍。原重庆中商员工张东明告诉:“当时的情况很混乱,办公区内能拿走的东西都拿走了。” 两天后,商场内所有商品相继被撤走,至此重庆中商百货崩盘。 位于九龙坡区杨家坪商圈的中商百货,由中商企业集团公司旗下的四川芳邻超市集团创建,去年9月28日正式开业,其营业面积达1.8万平方米。 服装供货商苟家容称,经初步核对票据,中商百货拖欠员工工资及保证金30余万元,拖欠经营户和供货商的货款70多万元。但是,其拖欠的最大一笔费用是欠商场开发商的租金,共超过1000万元。 中商百货所处的建设广场,其开发商是重庆云凯房地产公司,去年初采用以租代售5年分期付款的方式将商场租给中商集团的成员企业四川芳邻超市,但云凯至今只收到了近百万元的租金,以及以前支付的一百万元诚意金。 就在中商百货崩盘后的3月10日,位于解放碑地王广场的西格玛百货关门歇业。 3月13日,江北友谊商场又宣布“经营转向”,全场商品清仓大处理。 3月14日,经营面积上万的沙坪坝正街欣阳百货也在平静中关上了大门。 再上溯到的2002年3月前后,重庆百货也走过了相似的历程。 2002年3月26日,开业不到半年、经营面积4.5万平方米的解放碑女儿家购物广场无奈关门。随后,解放碑雨田百货突然“经营转向”;陈川粤超市自动退出江湖;阳光百货退出;时代新世界百货“变脸”。以上几大商场规模都不小。除陈川粤超市5400余平方米,其余的经营面积都上万平方米。 低门槛可玩“空手道” 在本报近10天的调查采访中得知,重庆的“五大”商圈(解放碑、南坪、沙坪坝、杨家坪、观音桥)还有个别上万平方米的商场,月销售额有时不足百万元,有的商场已开始用商品抵偿债务,有的则压缩经营面积,将部分楼层转租给别人。 在重庆百货行业经营一家超市近10年的彭铁林称,年内,重庆还有商场或超市作为“后继者”踏上“灭亡路”。 面对商圈巨变,圈内圈外各方人士都在关注这一问题:近两年商场为何频频死亡? “商场倒闭关门有自身无法克服的原因,如经验不足、管理不力、定位不准等。从表面看,每年春节过后,商场就进入淡季,要到五月才能松口气。在这段时间,中小商场往往会出现问题,严重的只好关门。然而深层的原因在于开商场的门槛太低!”彭铁林说。 “开张一家百货商场并不是想像中的那样困难!”彭以自己的经历向透露,一般情况下,200万元即可启动1万平方米以上的商场。开商场主要有3笔大的投入:场地租赁定金、装修费和电脑系统。其商场内各品牌的柜台或专卖区,多由供货商出钱装修。 供货商多是先铺货、后结账,结账周期多为两三个月,因此商场内大部分商品都不用支付货款。启动后,再设法筹措流动资金,用于购买少数几种紧俏商品,几万元即可。因货款有周转期,这有利于超市占用供货商货款,也是流动资金一大来源。商场部分员工由供货商派出的促销员担任,属于商场聘用的员工,其工资也可以用流动资金来垫付。对场地租金,时下房地产开发很热,新老商业用房大量闲置,开发商希望引进商场炒热或盘活房子,不惜抛出种种优惠,也能容忍商场拖欠房租、水电、物管等费用。 九龙坡区工商局向证实,有着商业“巨鳄”之称的中商集团,其重庆中商百货的注册资本仅100万元。 一供货商坦言,重庆中商百货在运作上是大玩“空手道”。 其实大玩“空手道”的又岂止重庆中商百货。原女儿家百货的一名高管称,公司的注册资金才300万元,“300万要玩转4.5万平方米的商场谈何容易?空手套白狼是必须采用的策略。” 重庆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蒲勇健直言:“部分商家大玩空手道的背后实质是地产生产过剩的表现。” 地产过剩惹的祸? 特殊的地理环境决定了重庆的商业也将成组团式结构发展。围绕主城渝中区、沙坪坝区、江北、九龙坡、南岸等五区,相继形成了解放碑、沙坪坝、观音桥、杨家坪、南坪五大商圈。 继解放碑大都会融购物、休闲、文化娱乐、美食的“一门式服务”辉煌山城,为本埠商业引进时尚概念之后,五大商圈及其周边在建的大型购物中心呈风起云涌、前仆后继之势,不出两年,将有10余个大型购物中心“横空出世”。 沙坪坝区商委市场科负责人称,随着三峡广场的建成,沙坪坝商圈目前营业面积达到了45万平方米,其中华宇广场的商用面积达到12万平方米,天生桥为4万平方米。 而规划中的观音桥商圈占地面积42.42公顷,商贸总面积将达到100万平方米。在此商圈内,有两大“巨无霸”级的超大购物中心———已建成的22万平方米的现代广场和正在建设的14万平方米的北城天街。 南坪商务圈也“霸气”初显,来自南岸区权威部门所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南坪商圈已有20个中型商场,商贸总面积近26万平方米,囊括了诺玛特、麦德龙、百盛、重百、新世纪等巨头入驻。其“生猛”之势已直逼一江之隔的解放碑,商圈内的浪高凯悦和天龙广场均超过8万平方米。 正在建设中的杨家坪出手就是“大手笔”:上海中心21.6万平方米,斌鑫商务中心18万平方米,整个商圈的商贸面积可达25万平方米。 而且,还有越来越多的开发商在不断加入商业用房的开发队伍中去。 同一城中,五大商圈同时发力的的现象,在全国的大中城市或许是罕见的,这对久负盛名的老工业基地——重庆而言,其“恶补”商贸的功课也许是主城5区觉醒之后的必然选择。 但一个不容忽略的事实是:商贸面积的“膨胀”带来了过剩,这对发展中的重庆商圈是一极大的考验。 以渝中区为例,业内统计的商用房总面积约140万平方米,其中闲置过半,而且还将有大量的新房涌现。 这一矛盾在江北、南岸等主城几区也日渐突出。据透露,江北在建和新建100万平方米商业用房,闲置约46万平方米,主要集中于观音桥和五里店片区。 具有浓厚政府背景的观音桥商圈现代广场,仍有18万平方米的卖场没有找到“主人”。 从重庆市统计局拿到的一份统计数据表明:到2001年,重庆的商业营业用房空置面积为163.26万平方米。 该局一官员称,到2002年底,商业营业用房空置面积突破了200万平方米。 随着追捧者大量涌入,商业营业用房空置面积还将增加。 “这是一个值得各方重视的问题!” 蒲勇健说,经过几年的发展,重庆商圈已趋于饱和,在目前市民整体购买力仍不能大幅度提升的情况下,百货商业用房的开发进度应该减缓。同时,政府职能部门要加强对商圈建设的调控,对商业业态进行研究。 而现实是,重庆的开发商在左右着商圈的定位和商圈内商业结构的形成,对商业用房修好做什么,开发商都是跟着“感觉走”。观音桥商圈办负责人对此则称:“做什么是开发商的事情。” “当供需失衡,地产则为百货业的进入降低了门槛,成则双赢,败则共伤。”一业内人士如此称。(消息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见习程文)

保险理赔
婴儿期
家居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