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炎武战神 第2224章、小梦

2019-10-12 17:55: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炎武战神 第2224章、小梦

灵城!

宽阔的街道上,走动的人并不多,唯独一纵纵面色肃然的城卫军,来来回回的巡视着。

而灵羽凡在灵城可是非常入眼,那些城卫军见到凌天羽带着一位像是神奴般的貌美女子并没有去询问。倒是心里都觉得称奇,毕竟灵羽凡可是灵馨公主的狂热追求者,怎么今晚灵羽凡却带着一位外族女子招摇过市呢?

此刻!

凌天羽依旧是举态潇洒,一手摆着羽扇,正悠闲的漫着步子,十足的装逼犯。

而梦羽却是怯怯的跟在凌天羽的身后,不发一言,只是时而微微抬头,凝视着凌天羽的背影。明明与凌天羽接触陌生,但那种奇怪的直觉又来得莫名其妙。

终于!

梦羽鼓起勇气,怯怯的小声问道:“敢问公子,这是要带小女去何处?”

“城外。”凌天羽随意的回了两个字。

“这???”梦羽满是惊惑,不由问:“今晚寂灭之风已然开始,公子是要小女陪你出去历练吗?”

“不,只是想寻处清静的地方与你谈谈。”凌天羽道。

“清静?”

梦羽错愕不已,这城外的寂灭之风如此厉害,能算得上清静吗?但凌天羽给予梦羽的神秘感实在是太重了,也不好多问,便弱弱的小步紧随着。

然而!

在某处阴暗的巷道口,一道冷森森的身影缓缓凝现,望着凌天羽他们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道:“这家伙到底在玩什么花样?怎么不是打道回府?”

惊疑中,那道身影便悄悄的跟踪上去。

灵城外!

天色昏暗,黑暗飓风狂飙不绝,呼啸如雷,恐怖的寂灭之风正凶残的肆虐着天地,也能依稀见到在寂灭之风的肆虐中三三两两有些武者在历练。

“公子???”梦羽显然有些惧怕了。

“跟紧我,不会有事。”凌天羽回道。

“恩!”

梦羽微微点头,望着眼前神秘的背影,不知为何,听到凌天羽这话,心里竟然感到很踏实。

果然!

在跟着凌天羽的步伐之后,梦羽便吃惊的发现,本着肆虐而来的寂灭之风,快要冲击而来的时候,竟然诡异的从凌天羽的身体中绕了过去。

当然,这一幕也被历练中的那些武者看到了。

“凡少!?”

众人惊愕不已,看着在寂灭之风漫步行走,身后还随同着一位靓丽的身姿,正悠闲的在黑暗飓风的肆虐中潇洒行走,一个个看得连连称奇。

同时!

在灵城城门口,一道身影正阴沉沉的站立着,望着在寂灭之风的肆虐中逐渐隐去的两道身影,一对拳头攥得很紧,冷哼道:“灵羽凡!你要是敢伤害小梦分毫!我石落天跟你没完!”

说罢!

石落天也跟着咬牙跟了上去。

许久!

约莫离城十余里外,这里的寂灭之风也是来得非常强劲。

这时,凌天羽停下了步子,一副高深莫测般的样子,如同片叶不沾般的站立于寂灭之风中。好似被某种力量隔开了一片区域,周方视野被黑暗飓风模糊了。

被凌天羽这么紧盯着,梦羽小手紧揪着,微微低头,俏脸羞红,语气怯怯的问道:“公???公子为何这么看着小女?”

“呵呵,能否方便让我见见姑娘的芳容?”凌天羽微微一笑。

梦羽没有直接回答,但却开始轻轻揭去脸上的面纱,然后一张清丽的面容印入眼帘,微翘的柳眉,灵动的杏目,高挺的琼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搭配的完美无瑕。如同出水芙蓉透着几分嫣红,显得极为灵动娇艳。

尤其是那一双清澈灵动的眸子,透着几分纯真,当真是百看不厌。

美!

太美了!

以凌天羽心里的评价,眼前这位女子的容颜与小舞、紫霜她们比起来,毫不逊色。只是这张容颜还是太面生了,凌天羽就是绞尽脑汁,依旧是毫无印象。

“姑娘真美,难怪落兄会如此不放心,因为就连本少都忍不住心动了。”凌天羽笑道,感觉到梦羽是来自于玄天界,是属于正统的人类。而灵馨公主虽美,但以凌天羽外族的眼光看来,梦羽这张容颜看得比较悦心。

“公子说笑了。”梦羽俏脸羞红,宛若含羞的花蕾,着实迷人。

“好了,该说正事了。”凌天羽态度一正,满脸认真的问道:“梦羽姑娘,当时在大殿中你的回答我并不满意。”

“怎么?”梦羽问,但明显紧张了。

“因为这并不是你心里想要说的,你不过是想要给我和公主一个台阶下而已。”凌天羽说道:“但你放心,我不至于这么小气,只是真的很想知道你心里的真实感想。”

“恩???”

梦羽轻轻点头,听到凌天羽这话,竟然不感到害怕了,便道:“公子吹得笛曲意境很美,应该是公子心中思念着一些对你非常重要的人,但小女绝对,这笛曲并非是为了公主。”

“不错!我并不是为了她。”凌天羽倒是说得很直白。

梦羽一愣,满是疑惑的问道:“可小女也听闻了一些关于公子的事,公子心里可是一直钟情于公主,可今晚公子为何???”

“罢了,暂不谈这些。”凌天羽微微摇头,笑道:“听落兄说,姑娘对笛器也有些研究,我心是好奇,可否有幸听姑娘吹奏一曲?”

“小女学艺不精,怕会让公子笑话了。”梦羽羞红着脸回道。

“无妨,我只想听听,你放心,在这里绝不会有人打扰你我。”凌天羽笑道。

“那小女便献丑了。”梦羽轻轻点头,手中便现出一杆青色长笛。这根长笛并非是什么高强的法宝,只是以很寻常的材料所造,却十分精巧。

凌天羽面色平静,两眼凝视着梦羽。

这时!

梦羽微微瞧了眼凌天羽,面色一红,然后便缓缓的闭上双眼,雀嘴含笛,遁入状态。

呜!~

当一席笛音响起,凌天羽的耳朵便竖了起来。

笛声起初轻快,听起来非常舒心悦耳,而且还有静心效果。凌天羽静静的聆听着,享受着,倒是一种河格外的享受。

论造诣的话,凌天羽不得不承认,除开弑魂魔曲的威力,梦羽对笛器的掌控甚至要赶超自己。天赋是其一,但以常年积累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尤其是梦羽吹奏的时候,非常自然,很容易入境

,应该是梦羽经常吹奏笛曲的缘故。

不知不觉,梦羽开始渐入佳境,笛音开始融合自身的情绪。

油然!

笛音的曲调开始变得低沉起来,像是之前凌天羽在大殿中吹奏的笛曲一样,音寂悲凉,曲调哀转,无时无刻都在深深牵动着心灵。

这一刻!

凌天羽的心灵震撼了,因为梦羽所吹奏的笛曲,竟然与自己有相似的意境。悲凉孤寂的曲调中,伴着心中的孤独,对思念之人的浓浓思念,皆在这美妙而又悲凉的笛音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所以,凌天羽很快就被深深的触动了,相同的曲调意境,相同的场景,一张张熟悉的笑容,再度浮现在凌天羽的脑海中。

所谓,感同身受,凌天羽竟然又控制不住的落泪。

而不知,在凌天羽沉侵其中,不可自拔的时候,梦羽那张本是俏美的容颜也开始变得伤感起来,忘情的吹动着长笛。当两行清泪落下,笛音截然而止。

“恩?”

凌天羽恋恋不舍的惊醒过来,便见梦羽神情忧伤,双目泛红,洁白的脸颊中,泪痕依旧是清晰可见。

似乎感觉到凌天羽的目光注视,梦羽满是歉意的轻声道:“请公子见谅,小女只是方才听你那一曲对我的感触极大,一时吹奏间也便忘情了,请公子别介意。”

“呵呵,姑娘所吹奏才真的是神曲啊,方才就连我都被触动了。”凌天羽微微一笑,问道:“不过,我见姑娘似乎常以练曲,对乐器造诣颇深,可不知此曲叫?”

“思念。”梦羽回道。

“好一个思念。”凌天羽心悸一动,满脸疑惑的问道:“姑娘竟是以王子的未婚妻,身份高贵,也可见落兄对你确实是真情实意,但不知姑娘所思念之人是谁?”

“我的哥哥。”梦羽回道。

“哥哥?”

凌天羽一愣,本来对梦羽的身份就很怀疑,而且感觉也很奇怪,便继续追问道:“不知你哥哥是谁?我看看能否认识?”

“公子说笑了,别说是你,就是连我也不知我哥哥叫什么?”梦羽面色黯然,叹道:“虽然与他离别多年,但我孩时的记忆却很清楚,我一直都叫他大哥哥。”

“大哥哥?大哥哥???”凌天羽心里念叨了几遍,像是这种称呼,凌天羽熟知的小女娃并不多。想着想着,突然猛地胸口一震,两眼紧紧的盯着梦羽。

不由!

凌天羽细细扫视着梦羽的容颜,脑海里的思绪开始飞速倒流,眼前的容颜似乎也跟着时光慢慢倒流。

再一次!

凌天羽双眼一瞪,眼前本是亭亭玉立的身影,突然间在凌天羽的眼中变成了一位绑着羊角辫,单纯可爱的小女孩。

刹那间!

凌天羽脑海如雷霆闪过,暗呼道:“小梦!?”

北京熙仁医院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收费怎么样
北京熙仁医院怎么样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在国内怎么样
北京熙仁医院预约挂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