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小说三题

2019-09-14 06:19: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果然,三三两两的村间女人们走来,看到他,眼睛一亮,嘁嘁喳喳说:瞧,他在这儿呐!于是就围拢来。这是他最得意、最快乐的时候了。女人们热切而焦虑地注视着他。女人们温热的气息裹挟着他。他用尽平生本事给她们好好说——女人们好哄。他想。净拣好听的多说上些就行了。其实她们就是希望能有人给她们说说宽心话。那电视上不是还有专门给人唠嗑挣钱的么?咱这跟外(方言:即那)也差不多咧。他想着,说着,逗得女人们哈哈笑。他也哈哈笑。笑完,女人们就说:时候也不早了,咱还得街上转一转,再寻你来哇!于是掏钱,三块、两块,或者五块、十块,不等,全看你心思。他也不着急,好像他坐这里就是为了给她们解心宽、逗乐子的。 .他

每天,他从村里走出来。衣衫褴褛的他,满面污垢的他,笑嘻嘻的,两只手袖在一起,趿拉着一双破胶鞋,不着不急,往县城走去。
于是我们便日日能够看到,一个叫花子一样的人,来往于这条村际三级公路上。若是有一天看不到他,就仿佛不对劲儿。
他一大清早就起身,向晚时分返回。就像一个按时上下班的人。
他一到县城里,就寻好地儿(即他每天“营业”的地点。不固定。随他高兴。),摆开一块红布,上面画着阴阳八卦,等待开张。
就是没有人来光顾,他也不急不恼。他十分有兴致地瞅着过往行人车辆。天天看,天天看不够。多会儿也是笑嘻嘻的。
到上午十点来钟,街上人多了起来,他眼里便开始放光。他知道,快有人来寻他了。
果然,三三两两的村间女人们走来,看到他,眼睛一亮,嘁嘁喳喳说:瞧,他在这儿呐!
于是就围拢来。这是他最得意、最快乐的时候了。女人们热切而焦虑地注视着他。女人们温热的气息裹挟着他。他用尽平生本事给她们好好说——女人们好哄。他想。净拣好听的多说上些就行了。其实她们就是希望能有人给她们说说宽心话。那电视上不是还有专门给人唠嗑挣钱的么?咱这跟外(方言:即那)也差不多咧。他想着,说着,逗得女人们哈哈笑。他也哈哈笑。笑完,女人们就说:时候也不早了,咱还得街上转一转,再寻你来哇!于是掏钱,三块、两块,或者五块、十块,不等,全看你心思。他也不着急,好像他坐这里就是为了给她们解心宽、逗乐子的。
一天有这么三两拨,他就心满意足了。多少是个够?他不贪。反正有吃有喝,有女人陪,这日子,神仙似的啦!
事实上一天不止三两拨。他顺其自然。该来的肯定要来,不来的你着急也没用。他早把一切看得很清楚了。
遇上手头宽,他也喝点小酒。买一碟花生米,或者莲花豆,要不豆腐干,美滋滋的。有时他也找那些叫花子女人过一夜两夜。人嘛,都有个活法。他对人说。
常常有人怜惜他,说他一个人过日子牺惶。其实这是杞人忧天。他说:咱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牺惶甚咧?
更有人说:你找个伴儿吧!要不老了咋办?
他说:要外伴儿做甚?老就老呗。谁不老?毛主席还老了咧!
他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
有些时候不见他了。天冷起来了。也不知这个冬天他会过得怎样?我记得每到冬天,他总拖着清涕,鼻子红红的,但是还笑嘻嘻的,照样来往于那条村际公路上……(2005.11.22.)

.奇遇

那时候正是午间一点来钟。当他按常规蹬车赶往火车站时,猛不防遇到了那个家伙。
夏天的毒日头当空曝晒着,他挥袖抹一把脸,让那些臭汗不至于浸入眼里。满嘴是腥咸的汗味。近了,车站就在眼前。他咽咽唾沫,使劲吆喊出一声——“包子喽,现出锅的包子——”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那个人,看到后就觉得不对劲儿。他想掉头避开,但是没有来得及。他听到一声吆喝:“卖包子的,过来!”
全身一激灵,犹豫一下,他还是骑车赶过去。这种人,哪敢得罪?
那人是个大光头,贼亮贼亮,正猫在一辆红色出租车里,吸烟。他把两只脚丫子横搭在半敞开的车门玻璃窗上(玻璃已经摇下去),斜倚在座位靠背上,叼着一枝烟,微眯着眼,翘着半个嘴角,瞅着赶过来的他。
“有啥东西?”
他告他说了。
“好吃吗?”
他嘿嘿笑——心里却把自己骂了个狗血喷头。
“问你话哩!”
他还是笑。他明白,遇上这号人,什么话都不好说,说什么都犯忌讳。你说好吃吧,他会说“我就觉得不好吃!”说不好吃吧,做买卖的哪能这么说话?还是嘻嘻笑为好。少点麻烦。可是今天不顺,看来这人是横竖拿他当猴耍,故意耗他。可是又有什么法?
对方还问。他只好苦笑着憋出一句:“嘿嘿,你尝尝不就知道了吗?”
明明知道这话轻易不能说,一说就得赔本。可是今天没法。就说吧。
对方坐起来,也笑,那枝烟还在嘴角叼着,随着他笑一颤一颤的,几乎就要掉下来了,但是,没掉。
“那就尝尝吧。”像极一副恩宠的样子。
于是他伸手取,随手拿一个。
光头乌溜溜的眼珠子盯着包子,问:“啥馅儿的?”
他说:“哦,韭菜馅儿的。”
把烟一只手拿了,另一只手接过包子放口就咬,一边吧唧吧唧很出声地嚼,一边含混着说:“嗯,不错。嗯,行。”还不失时机地抽一口烟。
他是走不好,站不对。篮子里的东西还不少,等他的人还很多。他却在这里耗着。他扭头瞧瞧周围,那些往长途客车上兜售小食品的女人跟他很熟,她们望着他,直摇头。意思很明白,要他不要急。
他是真急。可是他不敢急。他在心里叹气。
光头好容易吃完,抹把嘴,抽着烟,问:“还有啥馅儿的?”
又告诉他。就又说:“尝尝。”
他叫苦不迭。不是心疼这几个包子,关键是耗不起啊。那些老顾客要怨怪他了。
况且,天知道,这家伙要尝到啥时候?
他有心丢给他几个包子,任他尝去,可是又觉得不对。人家会逮着便宜说不是。
于是瞅着光头慢条斯理细嚼慢咽,边吃边伸手往怀里掏,掏出来一枝烟,再叼到嘴角,取气体打火机点着。得,他倒是两不耽误。
看看又快吃完,光头欠身取过一个水杯来,往他手里递。他半天反应不过来——给我个杯子做啥?
光头嘴里还嚼着,咕噜着说:“水,吃上不得喝水?给找点水去。”
乖乖,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可是,他只有忍了又忍。他明白,自己不是出来耍脾气的。得罪下这种人,以后就不用再上街来了。又想,就当今天歇工了。就当今天做好事了。就当今天修炼来了。
他接过水杯,到临近卖水果的女人那里要了一杯水回来,递给光头。光头连吃带喝,夹杂着吸口烟,消消停停吃完四个包子,两颗茶蛋,打着饱嗝,说:“恩,还行。明天记着送过来啊。还是这标准。”
他惊呆了,差点就要破口大骂了。光头瞟他一眼,又说:“哦,总共多少钱?”
他连忙说:“算了,算了,就当尝尝,尝尝。”
光头盯着他:“真的?”
他便说:“那还有假?”
光头瞪大眼,火了:“别他妈以为老子是个白吃!”伸手摸出一张一百元。
我的娘,这可怎么好?那是张 啊,一眼就能看出来。他连连叫苦。总不能耗上工夫,误上买卖,再挣回一张假票子来吧?
咋办?哦,灵机一动,他赶紧说:“呵呵,这么大?找不开呢,回头给吧,回头给吧。”一面说,一面骑上车,飞也似地找那些苦等着他的老顾客去了。
以后咋办?能咋办!遇上甚算甚吧。嘿嘿,锻炼人呢。一路走,他一路想。
(2006.5.27)

.偶遇肥老孔

前几天正走在大街上,身边“吱——”停下来一辆乌亮的轿车,少顷,从里面爬出来一个人。定睛一瞅,哈呀,肥老孔!几年没见了,这家伙越发肥了。一见面就腆着大肚子跑过来,哼哼哈哈说开了,还是过去那么快人快语:“呀嚯,这不是老兄吗?哈哈,打哪来?做啥去?哦,咱敢情有些日子不照面啦吧,啊?哈哈……”
一气连珠炮,搞得我张了几次嘴,可到了也没吐出一句话。直到这家伙一边喘气一边掏烟,我才赶紧补上一句:“肥老孔啊肥老孔,你咋搞的嘛,弄这么多赘肉!……”
没等我说完,他递过来一枝烟,连声说:“进口烟,进口烟,保准你没抽过。活活,”他眯起一只眼把烟给我点上,再给自己点上,吸一口,舒口气,接着道,“你问啥?我这肉——”他拍拍颤颤的肚子,“嘿嘿,不瞒你老兄说,我呀,可走了不少地儿。嗨嗨,俄罗斯,西欧,南非,哈哈,几乎走遍全世界啦。那敢情!你是不知道哇……什么?你问我做过啥?多了去啦!嗨嗨,做牛做马啊,嘿嘿。有时候想,还是在家好啊。那就不是人做的营生!不过呢……啥?你问我就凭一个人?那可不!就是咱肥老孔一个呀。当然,那时候还没这么肥……那光景啊,说牛马不如千真万确!没钱,你就低人一等,你就得做牛,做马。谁想啊?没法啊。人啊,嘿嘿,咱小时候哪能想到长大要吃这么多苦——要是早知道,就不是老坐红椅子的活宝啦。哈哈,不懂事啊,误了多少事!迟啦,到懂事时就迟啦。老兄,千万记住,让咱老侄子好好价念书,那可是一辈子都用得上的呀。哦,你等等,接个电话——”
他掏出手机,一个劲儿地“哦哦”“啊啊”,然后一转脸:“老兄,买卖来啦,那就再见——再见——活活,身不由己,身不由己。”
目送他爬进车,目送车子一溜烟走远,我迷迷瞪瞪:他就顾打岔了,弄得我啥也没听明白。(2006.10.1 .)

共 0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三篇微型小说,所描写的都是社会上的一些角落故事,以小见大。作品的语言提炼得很好,简简单单的名字就能写活一个又一个的人,绘出一件又一件的事来。第一题的主题较为突出,第二题在叙述上略显平淡,第三题可谓是浓缩的精华,短短五节即将人物写得生灵活现。【编辑:柳絮如棉】
1 楼 文友: 2009-05-15 11:17:15 三篇微型小说,所描写的都是社会上的一些角落故事,以小见大。作品的语言提炼得很好,简简单单的名字就能写活一个又一个的人,绘出一件又一件的事来。第一题的主题较为突出,第二题在叙述上略显平淡,第三题可谓是浓缩的精华,短短五节即将人物写得生灵活现。【编辑:柳絮如棉】 人生就是一场修炼!
2 楼 文友: 2009-05-15 18:06:56 三则小说情节很有现实感,人物鲜活,语句老道,反映了现实生活中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经历。从文字看出,作者对生活观察细致,对老百姓寄予了深刻的同情。
 楼 文友: 2011-07- 1 06: 6:00 作者对人物描写和心理表述极具功夫。 发表文章近百篇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孩子胃胀气不爱吃饭怎么办
孩子总流鼻血怎么回事
小孩上火怎么办
分享到: